用“债务陷阱”攻击中国没有意义

  • 时间:
  • 发布者:酷酷小编
  • 来源:

用“债务陷阱”攻击中国没有意义

  

  本报记者白云怡

  在新的世界经济版图上,土耳其和中国是两个几乎同时崛起的大国:一个是“金砖四国”之一,一个是“薄荷四国”之一。在全球经济一体化时代,在两国都正试图恢复自己昔日文明辉煌的努力下,中国和土耳其的首要任务被认为是携手寻求契合的经济发展目标。中土经济合作的潜力究竟有多大?两国近期达成了哪些重要合作意向?土耳其对中国海外项目的透明度和债务可持续性如何评价?《环球时报》记者日前在北京专访了土耳其交通与基础设施部部长穆罕默德·嘉西特·图尔汗。

  和中兴签协议,邀华为建5G

  环球时报:在4月底于北京举行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上,土耳其和中国签署和讨论了哪些新的大型项目的合作?

  图尔汗:论坛期间,土中就交通、通信、能源等领域内的重要合作项目进行了商谈。我们在访华期间拜访了许多铁路领域的中企,和他们讨论了伊斯坦布尔海底隧道、城际交通、城市地铁等项目,许多中国企业都向我们表达出浓厚的兴趣。不过在框架协议签署之前,我不能透露更多。值得一提的是,在商业层面,土耳其的大型项目——伊斯坦布尔新机场在这次论坛期间与中国企业中兴签署了合作协议。目前,中国的电信企业华为和中兴在土耳其都设有分公司,他们对土耳其的通信基础设施建设做出了很大贡献。未来我们有兴趣邀请华为和中兴前往土耳其进一步投资,因为我们正在开始5G建设,我相信这两家中国公司将在这一过程中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环球时报:土耳其的“中间走廊”计划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都在倡导亚欧大陆的互联互通和一体化。您如何评估这两个计划对接的可行性?是否面临什么困难?

  图尔汗:“一带一路”倡议旨在建立一个连接中国、亚洲、中东和欧洲的庞大的基础设施与交通网络,而“中间走廊”旨在通过土耳其将欧洲、中亚和中国连在一起,二者具有相同的目标,也可以相互补充。因此土耳其从“一带一路”倡议诞生伊始就开始关注并赞赏这一倡议,认为土耳其可以因其地理位置成为“一带一路”沿线最关键的国家之一。

  目前,作为“中间走廊”的主干道,连接阿塞拜疆、格鲁吉亚、土耳其的“巴库-第比利斯-卡尔斯”跨国铁路已投入运营。此外,为完成“中间走廊”在土耳其境内的部分,我们已投资了一大批大型基建运输项目,比如马尔马拉海底隧道、亚欧隧道、亚武兹苏丹塞利姆大桥、北马尔马拉高速公路、奥斯曼加兹大桥、北爱琴海港口等,努力将其打造成地区物流中心。虽然目前地理条件和基建仍然有一些薄弱部分,但我不认为这两项宏大计划的对接有任何难以克服的困难。

  高铁领域合作潜力巨大

  环球时报:在基建领域内,土耳其还有哪些新项目希望更多中国企业前去开发投资?

  图尔汗:在基础设施领域,我们和中国有许多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的合作项目,比如高速铁路、长途公路、城市地铁、伊斯坦布尔的海上交通项目,以及爱琴海和黑海上的一些港口运营项目。

  目前,安卡拉到伊斯坦布尔的高速铁路中的一段已有中国公司中标并建设,但我们希望兴建的高速铁路不止这一条,因此很希望更多中国公司能前来投资。土耳其政府非常重视现有铁路线的更新和新高速铁路的建设。在过去15年中,我们在铁路领域投资了大约250亿美元,土耳其也是世界上第八个拥有高铁的国家,而我们的目标是在2023年建成长达25030公里的铁路网。所以,铁路领域蕴含的商机潜力将是巨大的。

  土耳其是一个海洋国家,国际贸易的87%是通过海运实现的,现在土耳其正在扩大对港口的投资,这将使土耳其现在有的航运中转中心地位进一步加强。地中海的梅尔辛港、爱琴海的钱达里港和黑海的菲利约斯港都将对地区和洲际运输的容量增加作出重大贡献。我们非常希望这些港口能成为中国“海上丝绸之路”计划的一部分,已有中企参与了部分港口的升级和运营。此外,在化工、质检、天然气存储领域,土耳其也将兴建一些规模较大的工程,欢迎中国资本的入驻。

  考虑多样化的财政支持方式

  环球时报:土耳其计划建设从土耳其东部卡尔斯省到西部埃迪尔内省东西线高铁,并希望得到中国企业的支持,但这个项目似乎因双方在融资分歧上的迟迟没能落地。现在项目进展如何?

  图尔汗:埃迪尔内-卡尔斯及其连接铁路项目对土耳其的“中间走廊”规划具有重要意义,我们很希望这个项目尽快落地。但目前土中两国还正在就项目的框架协议进行谈判,希望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取得一个好的结果。关于融资渠道,由于最终协议尚未签订,所以土耳其正在考虑多样化的财政支持方式。土耳其国内与国外的各种贷款和金融渠道,都是我们潜在的考虑对象。

  环球时报:中国海外工程近年来面对一些质疑,比如透明度问题、债务陷阱等。您认为中国工程在土耳其的发展是否存在这些问题?

  图尔汗:土耳其是一个法治国家,不管是中国企业还是其他国家在土耳其的投资,我们都是依据双方公开讨论后签订的协议来执行的。所以截至目前,外国公司在土耳其的投资和经营没有出现过任何严重的问题。而中国公司和土耳其已在基建、工业、矿产开采等各个行业有多年合作,我们认为这些项目都进行得很好,也对未来中国公司在土经营抱有极大信心。

  至于“债务陷阱论”,我认为有兴趣的国家有权与中国以及世界各国商谈金融合作,并在适当的条件下将之付诸实践。在这一点上,我认为(对中国的)恶意攻击没什么意义。▲